跳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展中国家加入TPP平等背后有噩梦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7:47 阅读: 来源:跳床厂家

发展中国家加入TPP:“平等”背后有噩梦

如果TPP得以实施的话,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以及加入发达国家的进程可能会受到影响。而TPP规则制定的“背后”不乏这些跨国企业的身影。

今年6月底,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由美国主导、目前已有亚太区域12个国家参与谈判的区域贸易协定——在美国被打了一针强心剂。当时,美国国会投票表决,给予总统奥巴马“快速道”授权,以推动谈判取得进展。

不过,7月31日备受瞩目的新一轮TPP部长级会议黯然落幕。各成员国在关键条款上未达成共识,日美之间在农产品和汽车方面的谈判陷入胶着,知识产权、国企、投资等是各国产生分歧的主要领域,各方利益依然处在对峙状态。

但是,外界容易忽略的一点是,除了发达国家的相互较劲外,TPP很有可能会影响将要加入的发展中国家的利益。

美国将TPP12个成员国中的6个国家——文莱、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秘鲁和越南——定义为“发展中国家”。如果TPP得以实施的话,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以及加入发达国家的进程可能会受到影响。这意味着,这些国家将继续依赖低端的农业和采掘业,数千万的劳动者无法进入薪酬更高的工业和服务业。国内税基数继续保持在很低的状态,国家缺少财力去整治社会治安,或者投资教育和卫生,贫困人口数量也将居高不下。

上述这些情形都可能因为一个贸易协定而发生吗?不排除这些可能。美媒分析,TPP协定可能在以下9个方面损害发展中国家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所以,发展中国家,先别偷着乐。

●1.TPP迫使经济地位不对等的国家实行同样的游戏规则

很显然,美国国家足球联盟(NFL)不可能和蹒跚学步的幼儿来一场足球比赛,因为两者的差距太大。但是该共识被TPP的成员国有意忽略了。

TPP成员国中那些已经进入工业化的富裕国家,比如加拿大、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在全球范围内寻求统一的税收和金融政策,以及低力度的监管,以降低这些国家的跨国公司的运营成本。而TPP规则制定的背后不乏这些跨国企业的身影。

它们声称,当今的全球化经济、贸易协定应当基于“公平”和“机会均等”的基础之上。它们鼓吹一国政府的税收、金融或贸易政策不应向本国企业倾斜。

但是,尽管TPP的6个发展中国家成员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但是它们拥有一个共同点:国内企业落后,竞争力与那些发达经济体的同行无法相提并论。这些国家需要通过各种方式去支持国内的企业,比如长期的低利息补贴信贷、促进科技发展的政策以及科研方面的补贴。但是,TPP却打着“公平”的幌子禁止这些政策的出台。

TPP的规则制定者故意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处于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需求是有差异的。

●2.TPP禁止发展中国家利用贸易政策去保护本国工业

TPP要求大幅度降低配额、关税以及其他贸易保护政策的影响,力度之大甚至超过世贸组织(WTO)。这会导致发展中国家不发达的工业面临国外企业的大规模竞争。TPP还将禁止对原材料出口征税,而对原材料出口征税可以保护发展中国家的资源。

这种要求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体在相同游戏规则下竞争的危害是惊人的。事实上,发达国家的工业几乎都是在贸易保护政策和国家的其他支持措施下发展起来的。这些保护政策曾经持续了几十年,直到它们的企业跨出国门。后者意识到,只有在国内企业具备全球角逐的能力之后才能放开贸易自由化。

3.TPP禁止发展中国家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支持本国企业

TPP中经济实力强大的成员国要求,允许其他成员国的企业进入一国政府采购市场。但是,发达国家曾经赤裸裸地通过政府采购的形式来帮助国内企业。因此,马来西亚经济行动委员会警告,“如果马来西亚的政府采购按照机会均等的原则来进行,许多国内企业将走上破产之路。”

●4.TPP过于限制对外国投资者的监管

TPP提出,不应对外国投资者进行特殊的监管,这意味着它们和国内企业享受同等的待遇。但其实这非常虚伪。大多数工业化国家都曾长期出台监管措施,以确保外国资本输入技术,采购本国的商品和服务,促进本国发展。不过,TPP却认为,任何倾向于本土企业的政策都带有“歧视性”。

●5.TPP削弱成员国国内法院的权威,导致发展中国家害怕采取新的监管措施

TPP也提出要将外国投资的传统定义范畴扩展,新的定义包括“对收益或利润的期待”。如此一来,成员国如果执行新的监管措施或法规的话,企业一旦认为剥夺了“预期的利润”,就可以起诉该成员国,即便那些监管措施或法律条文旨在解决诸如劳动力和环境权利之类的事关公共利益的问题。

根据投资者和国家之间的争端解决机制(ISDS),如果一项新的法律或法规导致外国投资者“失去预期的利润”,外国投资者便可起诉该国政府,要求它们取消这项法律法规或赔偿。赔偿最高可达到数亿美元。ISDS的特点是纠纷并非通过该国的法庭,而是国际仲裁法庭来解决。国际仲裁法庭有权推翻被投资国法庭的判决,并且不允许上诉。例如,烟草巨头菲利蒲莫里斯(PhilipMorris)最近正在起诉乌拉圭,因为后者在烟草广告上的监管导致其销售额未能达到预期目标。

虽然TPP中富裕的成员国表示这些措施可以保证外国资本的进入,但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Stiglitz)注意到许多跨国公司已经通过它们本国的政府或世界银行的多边投资担保机构购买了投资保险。

他也注意到ISDS的真实原因与政治挂钩:发达国家试图给不发达的TPP成员国泼冷水,因为冗长且动辄数百万美元的法律诉讼使得发展中国家害怕实施可能会触怒外国投资者的法律、法规。尽管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如巴西、印度和南非,拒绝在以后的协议中加入ISDS条款,但是很显然目前TPP包括了这些条文。

●6.TPP导致发展中国家面对金融危机时更加脆弱

即便2012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变了它长期以来反对资本控制的看法,最终同意“资本控制可能在危机来临时有助于保持金融系统的稳定性”的观点。但是,TPP仍然对发展中国家动用资本控制这一手段。

2008年的金融危机虽然影响深远,但是发达国家似乎并未吸取教训。TPP呼吁实施一系列金融自由化的措施,阻止发展中国家对投机性的金融活动进行监管。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经济学家考瑞耐克(AntonKorinek)分析,过度的金融自由化与放松对核电站的安全监管的后果非常相似:对于核工业来说,成本可能会下降,但是核融毁的风险增加。同样的道理,放松金融监管虽然会提高金融业的利润,但是它对金融系统稳定性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这一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逃不过。

●7.TPP危害公众健康

许多诸如“无国界医生”之类的医疗组织已经发起抵制TPP的运动,因为该协议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规定致使发展中国家数百万穷苦大众无力购买廉价的仿制药。这些规定将令仿制药生产商难以进入市场,令药价高不可攀。如果这项规定得以实施的话,发展中国家解决公众健康问题的能力将会削弱。

●8.TPP阻碍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获得迫切需要的技术

TPP中关于知识产权的内容也将阻碍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因为它将增加制造业获得新技术的成本,导致这些企业无力发展。而所有发达国家发展之初都是竭力获取新技术。

●9.TPP损害国有企业的竞争力

TPP建议限制国有企业的活动,而国有企业一直是东亚这几十年来成功实现工业化战略的重要基石。TPP不仅建议减小政府对国有企业的支持力度,也要求马来西亚、越南和新加坡的国有企业充分实现市场化。这些国家将被禁止对新的或未来的国有企业提供支持。

这其实是发达国家实行双重标准的又一个案例。早在数十年前,发达国家就已经意识到:对于部分私有资本无力或不愿投资的战略性行业,国家有必要出面介入。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