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二五或重点转向富民防止分配问题越积越难(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6 13:10:02 阅读: 来源:跳床厂家

十二五或重点转向富民 防止分配问题越积越难

十二五或重点转向富民 防止分配问题越积越难 更新时间:2010-10-14 6:37:55   专家称,包容性增长强调的是低收入人群、弱势群体都有基本的社会保障。

中央党校周天勇:“十二五”或重点转向富民、解决分配不公

10月15日,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将在北京召开,将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昨天,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十二五”期间或将重点关注如何解决富民、解决分配不公等问题。

防止分配问题越积越难

“如果没有有效的战略和对策加以解决,任其发展下去,问题将会越积越难,局面可能会变得非常恶化,以至于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此前,中国政策的重点主要是“强国”,而“富民”接下来可能将成为政策的重点选择。

对于如何框定中国下一个五年发展规划的“大蓝图”,周天勇认为,“十二五”规划应着力加以综合解决的是:中国在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出现的居民收入比重下降、地区发展不平衡、城市收入差距大、收入分配不公平、公共服务不均等问题。“十二五”期间应更加注重促进社会公平和共同富裕,促进城市化和人口区域间流动,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大力发展服务业。

在周天勇看来,目前中国收入分配出现的不可轻视的格局是:居民收入分配占GDP比重持续下降;城乡差距在继续拉大;居民收入差距也在拉大;地区间发展不平衡。

“如果没有有效的战略和对策加以解决,任其发展下去,问题将会越积越难,局面可能会变得非常恶化,以至于到不可收拾的程度。”周天勇认为,“十二五”期间,国民经济发展与改革中,非常重要的工作是提高居民收入分配在GDP结构中的比重,控制和缩小城乡居民间收入差距、居民间的收入分配差距和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

应打破传统思维谈分配

解决分配不公,并不是“公要多一些,私要少一些”才能保证分配公平;也不是说,通过计划的手段进行再分配,就能解决分配公平问题。

要富民、要解决分配不公,“十二五”应当怎么做?对此,周天勇认为,不能只在公有与私有、计划与市场、政府与社会、公平与效率这样一些关系上绕圈子,要从传统的思维定式中解放出来。

周天勇进一步解释说,比如在所有制结构上,并不是“公要多一些,私要少一些”才能保证分配公平;也不是说,通过计划的手段进行再分配,就能解决分配公平问题。“在国内,越是国有经济比重高和人民群众创业不足的、市场化程度不高的省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越大,如中西部省份;越是创业活跃和个体私营经济比重大的省区、市场经济发展较成熟的省区,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越小,如东南沿海江浙等地。”

周天勇给出的建议是,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特别是发展服务业,转移剩余劳动力,减少剩余和失业劳动力,并且努力改善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推进工资集体谈判制度,提高居民收入。要鼓励创业,对于能够增加就业的投资,应当降低税负,清理收费,禁止乱罚款。

“窝在农村里的人太多了。”早在今年8月,周天勇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就曾表示,转移出目前过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推进农业剩余劳动力和人口向城市和城镇转移,进而使剩余劳动力向工业,特别是向服务业转移,才能解决居民之间的收入差距,以及地区间的收入差距。

“因此,需制定一个加速城市化和人口流动的战略。”他建议,在“十二五”期间开征“耕地撂荒税”——在劳动力转移外出时,使农民能将耕地转移给种粮大户耕种,实现农业的规模经营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增加农民收入;转移向城市的农民,也能获得比务农高的务工收入。

此外,他还建议,在“十二五”期间,制定促进小企业发展的战略,以及服务业发展的战略。按照周天勇的估计,如果从“十二五”开始,加速发展服务业,吸收大量劳动力,不但会大量减少失业贫困人口,还能使产业结构向充分利用劳动力改善,增加居民收入,缩小居民间收入差距。

应着手四大重点改革

“目前,实际政府的全部收入已经达到GDP的35%左右,行政公务开支也在财政全部支出的35%左右。这也是抑制创业、企业和就业,扼制劳动者收入增长,导致分配不公的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面临的改革更深更难。”在周天勇看来,“十二五”期间的改革包括财税改革、国有企业和垄断性行业改革、资源性产品价格和环保收费改革、社会领域改革等多个方面。但从“富民”、促进收入分配公平的角度来说,周天勇认为,应着手四大重点改革——调整税收和政府收入来源结构,控制政府收入占GDP比例,改变高度垄断的金融体制和解决非法,灰色和隐性收入问题。

第一,在税收和政府收入的来源结构中,周天勇认为,要逐步降低对创业、投资和企业的征税,加大对占有资源、财产食利、大排放企业的征税和对国有企业收缴红利。比如,对房产投资、采矿、污染,应当开征房产税、资源税和污染税。

周天勇举例说,小企业的增值税率可以降到3%,小企业的营业税降低到3%;对劳动、技能、知识型的小企业,个人所得和小企业所得合并征税,避免企业所得和个人所得重复征税,减轻对创业、投资和经营企业的税负。

对于目前社会广泛讨论的房产税,周天勇建议普遍开征,并设为县级区域的税种——对房屋中已经含有土地出让金的,先征后返;对人均超过30平方米的,按照超过面积的多少,进行累进征税;对别墅加一道土地使用税。

在控制政府收入的改革方面,周天勇主张,将政府全部收入控制在占GDP总量25%的范围内,将政府的行政公务开支限制在15%的范围内。“目前,实际政府的全部收入已经达到GDP的35%左右,行政公务开支也在财政全部支出的35%左右。这也是抑制创业、企业和就业,扼制劳动者收入增长,导致分配不公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二,针对当前政府收入占GDP比例过高、行政开支占财政支出过高的问题,周天勇提出了三项具体的解决意见——发挥人民代表大会的审查职能;彻底改革目前土地政府寡头垄断供应的招拍挂制度,形成竞争性的供应市场,以抑制地价暴涨,并且逐步降低土地的价格水平;集体所有制和国有土地应当同地同价,不能再实行征用补偿的办法。

第三,对于改革高度垄断的金融体制,周天勇主张,大力发展能给小企业融资的民间小银行。“目前的银行体系垄断了绝大部分信贷资源,而且将其大部分贷给了资本密集型、就业人数很少的国有企业,大量的财富是国有企业占有垄断资源创造的,它们有优先权主动地分配这些财富;而小企业几乎得不到社会信贷资金的资源配置,于是规模不能扩大,生产不能持续,不能容纳更多的劳动力就业,使大量的劳动力不能通过劳动创造财富和分配财富。”

第四,周天勇认为,如果“十二五”期间不能推进金融体制的改革,不能解决小企业发展的融资问题,鼓励创业、增加企业、扩大就业、改善GDP中居民分配比例,将会成为一句空话。

周天勇还建议,通过相关制度的设计,来解决非法、灰色和隐性收入问题。“从经济学家王小鲁的研究看,一部分居民的收入被低估,国民收入中相当一部分居民的收入被漏算,估计在4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既有非法收入也有介于合法和不合法之间的灰色收入,也有被漏征税的合法收入。”

除以上四大重点改革,周天勇还认为,“十二五”期间应继续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加大教育卫生等事业支出,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完善公共财政;扩大社会保障覆盖面,逐步提高社会保障的水平和层次,解决异地转移问题。此外,加大对经济发展不平衡地区的转移支付等多项改革也很重要,应该继续坚持不懈。

实验室CNAS认证认可咨询吉林软件测评17025体系咨询辅导

混凝土搅拌铲车不需要电源省人工多功能搅拌斗

金煌柚苗金煌蜜柚苗泰国金煌柚苗价钱

高低温交变试验箱ZY/GDWJ500

河南工业污水处理设备厂家

陕西金属铜防锈剂

淄博硫酸钡施工厂家山东宏兴

临沂市厂房验收检测报告怎么出具

丰宁发电机租赁/小时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