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年5000多万筷子卖出黄金价-【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49:59 阅读: 来源:跳床厂家

一年5000多万 筷子卖出黄金价_

一双筷子值多少钱?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在生意人张军的筷子专卖店里,最贵的一双筷子标价一万多,最普通的筷子一盒也是好几百,他们一年卖筷子的收入是5000多万,但张军似乎并不知足。 现在我们卖的筷子还只是使用,什么时候大家开始收藏我们的筷子了,那才算成功。 千里闯关东 张军的人生和筷子密不可分。 我们一家人都跟筷子打交道。 在江西,他们自己种毛竹生产筷子,张军管基地,种毛竹,哥哥管生产厂,父亲跑外联,一年到头辛苦下来,挣不了两个钱。 生意难做。我们把筷子卖给日杂公司,但根本拿不到钱。 有一年年根,父亲从外面回来,把他们兄弟叫到一起,说: 这样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说什么也要到外面设个点,自己卖筷子。 放眼全国,他们选中了沈阳,因为那里是东三省的物流集散中心。 1991年,张军怀揣父亲给的1万块钱北上沈阳。那年,他还不到19岁。 当年4月,全国日用百货订货会在郑州召开,张军跑到会上,想跟客户接上头。 我们的客户都是土产、日杂公司,人家白天在会上,我们就晚上挨个敲门,请人吃饭。 从郑州回来后,张军发狠道: 我就不信,我拿不下东三省。 于是,从辽宁开始,每个县的土产、日杂公司,张军一家一家地跑,辽宁完了跑吉林,吉林完了接着跑黑龙江。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张军跑遍了东三省。 在和土产日杂公司打交道的同时,张军也试着给批发市场供货。 慢慢地,我感觉市场这边形势更好,有现金,量也不比土产日杂那边少,我的重心开始倾斜。 1993年,张军在当地一个批发市场买下一个档口,自己做批发。 我在档口挂了个牌子:厂家直销,然后开始自己练摊。 没想到生意出奇的好,1天能卖100多箱,他们自己家的货都供不上,张军就把别家的筷子收过来卖。后来,他又打出 筷子大全 的招牌, 我要卖全中国的筷子:广东的塑料筷,福建的漆筷,湖南的普通筷子,河南的烙花筷子,你想买什么,我这儿都有。 一时间,生意异常火爆。 1997年,批发市场盖成大楼,张军又果断买下了一个档口, 当时,我的位置不是很好,而且面积小,后来我又在偏一点的位置连买了3个档口,把它们全部打通,当时市场还有广告位,但根本没人要,我就订了一个,你想想,在这个批发市场里,我的摊位最大,又有广告,品种又最全,生意不好那才叫怪呢。 张军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称霸东三省。他们家的筷子总是供不应求,每天的流水都有5、6万,高的时候一天20、30万,张军说每天晚上点钱点得手软, 5块、10块的票子都不愿数了。 当张军在沈阳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没想到后院却起火了。 当时,张军的父亲在江西急于扩张,收购了一个国有企业,不仅背上了一堆债务还接收了300多人,父亲急需用钱,就管张军伸手,张军开始不停地给父亲打钱,等有一天发现自己被抽干时,已经填进去500、600万了,尽管张军最后断然拒绝再给父亲输血,但自己已是元气大伤。虽然后来也缓过劲来,但大势已去 超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信息越来越发达,人家都直接从厂家进货,张军原先的优势不复存在,东三省市场也分崩瓦解,只剩下沈阳这块阵地。 这一切,让张军感到又到了 非变不可 的地步。 金街第一店 2002年,张军跟一个朋友到北京开礼品会,到了北京,又碰到另外一个朋友。一天,大家在一起闲聊的时候,说起上海有一家筷子店,生意很红火,朋友说: 你的筷子一双卖两块,人家的呢一双100块,我们干吗不开一家筷子店呢? 但他俩都不懂筷子,于是三人一合计:合伙开店。 来北京前张军没想过要在北京开店,朋友一撺掇,张军想既然上海的店都开得这么红火,北京也应该差不了,但要开一定要选在外地人到了北京都会去的地方 第一首选自然是王府井了。北京的朋友负责找地方,找了一个星期也没着落,大家也不能这么干耗着,张军留下话:找到地儿就打电话过来。结果他前脚刚走,朋走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地方找到了,你们可带好钱啊! 张军借了钱火速赶回北京, 说实在的,我觉得位置并不怎么好,面积35平米,租金每个月3.65万,但我想既然看好了就投,不能左思右想,先干起来再说。 金街第一店 的开张,吸引了众媒体的眼球,纷纷报道,可张军赚了吆喝没赚钱。 尽管有了自己的店,但当时我们没有自己的牌子,筷子店就像杂货铺,哪的筷子都有,广东的、上海的、福建的,你想外地人到北京,不会跑到王府井买一盒家乡的筷子吧。 后来,他们进货后,全部换成北京的包装。 开专卖店卖筷子,张军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为此,张军自己亲自站了半年多的柜台, 一天十几个小时,腿都站肿了,慢慢摸索出一套规章制度。 就在生意刚有起色时,三个股东之间产生了矛盾,每天吵得昏天黑地,公司基本解体。 张军重新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打出了 韵泓 品牌。经过十多年的市场摔打,这一次他找准了自己的定位:往高做不往低做 只做精品筷子。 筷子行业的国美 王府井店的成功,让张军尝到了开店的甜头,这之后,韵泓筷子店是开一家火一家,各大城市的商业旺地都有韵泓的身影:北京的前门、西单,上海南京路,香港铜锣湾 我不怕房租贵,像香港店,租金世界第二,二十几平米的面积租金三十多万,但贵有贵的道理,越是旺地,销售越好,现在王府井店每月的纯利有几十万,上海店一天能卖2万,香港店去年11月开张,当月收入50万,打了个平手。 一些好的地段,他们干脆出手买断。 在国内跑马圈地的同时,韵泓筷子还漂洋过海走出了国门,说起这第一笔外单还是王府井店的功劳。 当时,澳大利亚一个最大的陶瓷批发商到王府井,逛了张军的筷子店后,让助理给张军打电话,约张军去宾馆见面。第二天,张军赶到宾馆,老外是中午的飞机。两人一谈,老外觉得张军的报价太高,就对他说:如果有诚意就报个实在价,要不就不谈了。张军想了想,就报了个最低价,老外一下就订了5万多的货。后来,老外又让张军去汕头,这一回老外带了3个人,张军就一个光杆司令, 外国人太会算计,他们跟你算成本账,你的木材多少钱,油漆多少钱,从早上8点谈到晚上8点,我就坐在地上跟他们谈,头都晕了,最后谈了300万。 这笔单子张军赚了一半。 不管生意怎么红火,张军始终坚持抓住两头:设计和包装,生产采取OEM, 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教训,从他的身上我看到,自己做生产最后就是把自己做死了,但如果我们能成为筷子业的国美,我们就拥有话语权。 如今,他们又成为奥运产品的供货商, 筷子是最具中国传统文化的商品,抓住奥运,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商机。

长袖款

丹东定做西装

朝阳工作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