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跳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多位专家齐聚探讨垃圾焚烧发电必要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24:20 阅读: 来源:跳床厂家

多位专家齐聚探讨垃圾焚烧发电必要性

【城市节能网】公众为何谈垃圾焚烧“色变”,垃圾焚烧有何必要性,争议何解?

13日,全国工商联商会上,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聂永丰、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环境化学与生态毒理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郑明辉等多位专家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垃圾围城”矛盾突出

聂永丰:垃圾处理实际上是从有城市以来就存在,并且随着城市的发展,这个矛盾越来越尖锐。我国在短短的时间内,城市化发展,大量的人口由农村转移到城市,城市规模扩张很快,所以矛盾也就更加突出。

作为垃圾处理方式的一种,焚烧在国外已发展百余年,技术成熟。我国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引进垃圾焚烧技术,至今也已经历20多年的研究与实践。垃圾焚烧具有占地面积小、处理速度快等众多优势,对于人口密集、土地资源稀缺、经济发达的城市,焚烧无疑是处理垃圾的首选方式。

面对垃圾焚烧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历史、客观、科学地看待在垃圾处理中出现的问题,把目光放在今后怎么做得更好、怎么调整垃圾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上。在这一点上,每一个从事科学技术、工程技术的人员和媒体人的想法是一致的。

郑明辉:焚烧过程产生的二口恶英让公众闻之色变。二口恶英的有害性是绝对不能轻视和忽视的,目前,人们对二口恶英的认识是充分的,对它的控制技术也是可行的。

我把二口恶英比成一只可以伤人甚至吃人的老虎,但是我们对老虎的习性是了解的,知道它什么时候伤人、有什么样的路径,会有一系列的预防和控制措施。

我们从2000年开始就在环保部组织下做二口恶英的清单调查,发现生活垃圾焚烧所排放的二口恶英不仅不是唯一,而且量也非常少,我们预计中国的生活垃圾焚烧所排放的烟气不足烟气总排放量的百分之一。

空气或食物中都含有二口恶英。用最现代的技术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检测不出来了。从媒体报道来看,只用检出什么东西来评价是不是污染已经过时了,应该说检出的剂量有多少,这个剂量会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是短期的还是长期的,这都需要科学的评估。

刘阳生:我曾经主持过北京垃圾焚烧标准的制订,从焚烧产生的氮氧化物来看,垃圾焚烧所产生的氮氧化物只有总量的万分之几。环境保护部前不久发布的《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提高了污染控制要求,其中二口恶英类控制限值采用国际上最严格的标准。

环保部测算,通过实施新标准,生活垃圾焚烧产生的氮氧化物可减排25%,二氧化硫可减排62%,二口恶英类可减排90%。

要焚烧,也要社区回馈

刘阳生:垃圾焚烧厂建在家门口,打开窗一看对面是一个焚烧厂,不舒服是肯定的。建垃圾焚烧厂受益的是大众,影响的是小众,这是一个博弈的问题。在博弈过程中就要体现科学规划和选址的问题,还有公平公正的问题。

我们不叫生态补偿,因为生态补偿意味着你要补他,这就麻烦了。补一公里之内,还是两公里之内,或是三公里之内的,而应该是一个利益回馈。

建一个垃圾焚烧厂,给周围带来产业升级,老百姓健康的升级,或者就业环境的升级,这个在国际上是有先例的。

郑明辉:我觉得,建垃圾焚烧厂很多事情不是专家能做的,也不是老百姓能做的,从政府建设规划方面就应该考虑到对居民的影响和承受力的问题。

“反烧”和“反建”是两回事,如果是“反建”,说什么都没有用。如果是“反烧”,咱们可以讨论,焚烧有什么问题,看能不能解决。

我考察过台湾地区的焚烧炉建设,最初当地居民们也是反对的。为了平息民怨,建设方在预算中安排建设了社区回馈工程。在垃圾焚烧厂周边建一个大的公园,有绿化带、游泳池,还有图书馆。70亿元新台币的总投资,留了20亿新台币做社区回馈工程,这样,垃圾焚烧厂周边社区的品质提高了,老百姓也不会“万众一心”地反对了。

我不同意所谓“中国老百姓觉悟低,国外老百姓觉悟高”的说法。我在国外看到很多垃圾焚烧厂离居民区很近,但那里民怨不大,因为居民们发现焚烧厂对其生活没有什么影响,甚至有一些好处。比如在日本,垃圾焚烧厂周边居民可以免费享用供热服务,另外还修了很好的道路可以享用,企业诚信度也比较高。

其实早在2007年我们就向北京市政管委提出过这一想法,但他们认为很难执行。因为建设焚烧炉是市政管委在管,公园归园林局管理。要在垃圾焚烧厂周围建公园,园林局不一定理会。我认为,垃圾处理如今面临这么多突出的矛盾,已经成为城市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关节口了,很多城市也已经无处可埋,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发挥一些智慧,从管理角度来解决这一问题。

聂永丰:很多人为什么要反垃圾焚烧呢?我分析这里面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对政府过去所作所为不满意,包括专家把话说得太满了,不光是反焚烧的,还是赞成焚烧的,可能有的说得太过头;二是建垃圾焚烧厂涉及到人们心理承受的问题。

人们的心理承受度是与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个人财产价值的升值贬值联系在一起的。特别在目前,人们的个人财产都在房子上,如何增加人们对这个地区的信心,这就不是从事焚烧、从事环境的人所能解决的,需要政府各部门的统筹兼顾,从规划、建设,从生态补偿或各种机制上来解决。

骆建华:垃圾处理和垃圾管理是两个问题,目前更多的是垃圾管理的问题,这反映了一个城市的管理水平。社区反馈工程正是城市政府可以做的,现在把责任推到垃圾焚烧上,把解决问题的办法推给专家,这是不合适的。

唐山定制西装

西藏工服制作

文昌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